您当前的位置: 首页 > 所有活动 > 海上博雅讲坛
海上博雅讲坛
  • 海上博雅讲坛
活动预告
【海上博雅讲坛第142期】“学会杀死你的爱人”——从科尔森?怀特黑德《地下铁道》的留白谈起
海报
时间: 时间:2017年06月18日 14:00 至 2017年06月18日 16:00
嘉宾: 康慨 金雯 胡桑 
地 点: 上海古籍书店6楼多功能厅(福州路401号,地铁1、2、8、10号线可到)
详细内容:

一个字可以说清楚的话,不要用三个字来描写。要写得干练,不要因自己华丽辞藻的文风而沾沾自喜。像前人说过的那样,要“学会杀死你的爱人”。

 

那些留白与实际的句子有相同的重要性。很多经典短篇中,故事的流动往往发生那些寂静、留白处。将那些故事之美藏于纸后。

——科尔森?怀特黑德

引自怀特黑德写作11则(How to Write

 

2017411日,美国当红小说家科尔森?怀特黑德凭借自己的大势之作《地下铁道》荣获了第101届普利策文学奖,授奖词为:本书巧妙地融合了现实主义与寓言性,将奴隶制的残暴和逃亡的戏剧化结合成为一段指向当代美国的传奇。众所周知,以表彰杰出新闻人而为我们所熟知的普利策奖,含金量十足,其下所设文学奖、艺术奖等多个子奖项,同样也是评选标准极高。《地下铁道》中文版译者康慨也表示,怀特黑德“处女作《直觉主义者》出版时就已经收到了很多赞誉,这之后他的每部小说都能获得很多好评。怀特黑德甚至被比作21世纪的托马斯?品钦。”

 

“西泽第一次去找科拉谈北逃的事,她说不。”

 

《地下铁道》开篇,科尔森?怀特黑德只用了这么简单的一句话,就引出了全书的故事主线,呈现了小说最主要的人物,而且最绝妙之处在于,小说自身叙事展开的同时,这句话也为读者展开想象提供了无限空间。类似的简洁在《地下铁道》中比比皆是,例如怀特黑德写奴隶在种植园中所遭受的虐待:“她见过男人吊在树上,任由秃鹰和乌鸦啄食。女人被九尾鞭打到露出骨头。活的身体,死的尸首,统统在火葬的柴堆上受着烧灼。双脚砍去了,以防止逃跑;双手斩断了,以阻遏偷盗。男孩和女孩遭受毒打,比眼前这个还要年幼,她看在眼里,却无能为力。”

 

对于怀特黑德这样一种写作风格,评论家赞赏不已,读者和媒体也非常买账:描述人类历史上最残酷的暴行,科尔森反而采用近乎冷酷的笔调,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在阅读中对突如其来的人物悲剧完全无法防备,由此,小说所造成的冲击反而更加剧烈。

 

除此之外,关于写作,科尔森还有不少有趣的独立见解,例如他说:

 

?作家向世人展示自己新作,有点像孩子试图把自己破碎的独角兽玩具、破旧的泰迪熊带到班上希望其他孩子也会喜欢一样。

 

?别试图寻找主旨,灵感是急不得的,命运不得不服。当你遇见写作主旨之时,就如同恋爱一般,它会成为你的伴侣。和影子一样跟随你,在后窗窥视你,无时无刻不给你留言说,“我们命中注定!”

 

……

 

三位嘉宾,本书译者,资深记者,专注全球的文学与文化报道;另两位兼具翻译与导师身份,将共同从怀特黑德笔下《地下铁道》的留白谈起,展现给读者《地下铁道》以及科尔森?怀特黑德更多更值得思索的故事。

 

嘉宾简介:

康慨

康慨,在《中华读书报》工作。已出版的译著有《伟大的字母》《古典时期的图书世界》《读书为上:五百年图书发现史》《群山回唱》《我们不完美》《吉尔伽美什的故事》和《安提戈涅的故事》等。《地下铁道》是他的最新译作。

金雯

金雯,华东师大中文系比较文学教授,研究英美文学和比较文学。出版专著Pluralist Universalism(Ohio University Press, 2012),在国内外期刊发表过有关十八世纪英国小说、二十世纪美国小说、十八至二十世纪中国小说,以及文艺理论的论文。目前担任International Journal of Culturual Studies 期刊的编委。译作包括布鲁姆的《影响的剖析》和翁达杰的诗集《剥肉桂的人》。同时以笔名莫水田在微博微信等平台发表散文、随笔与诗歌。

胡桑

胡桑,1981年生于浙江省德清县。毕业于同济大学者哲学系,获哲学博士学位。2007-2008年任教于泰国宋卡王子大学。2012-2013年在德国波恩大学任访问学者。著有诗集《赋形者》(2014)。译著有《辛波斯卡诗选》(2014)。评论集《隔渊望着人们》(2016)、《染匠之手》(W.H.奥登)、《旧金山海湾幻景》(米沃什)。现任教于同济大学中文系。